[鮭魚]說愛(2)

 

說實在的,其實南優鉉也不是什麼很容易就被傷害的人。
正確一點來說,他是那種很難受到打擊的人。

 

雖說平常聖圭的那些冷言冷語,之後他都能笑著回應,但不代表他沒有放在心上。
心還是會有些許刺痛阿......但這些他都忍著了。

 

不過在剛剛金聖圭那種冷漠的眼神,和他轉身離開的背影,南優鉉幾乎聽見了自己心碎的聲音。
忍耐久了,還是會爆發的阿。

 

以前總以為聖圭某天會對他敞開心房,以為自己的努力能夠被他看見、讓他肯定,以為聖圭其實對自己也是很在乎的。

 

但這些都是自以為。

 

他那冷淡的眼神就說明了一切,何況還有他那轉身離去的背影、不耐煩的口吻。

 

自己就像個傻子一樣。

 

在做什麼事之前,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金聖圭。南優鉉把他看得比任何都還重要,甚至比自己還要重要。

 

即使沒有睡飽而雙眼腫的像豬一樣,仍是拖著自己疲倦的身軀,叫醒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金聖圭,只怕他上課遲到。

夜裡,他也總是爬起來替那個老是亂踢被子的金聖圭蓋上棉被,就怕他著涼了。

偶爾,他也會被聖圭的夢話給吵醒,南優鉉就用手指揉了揉聖圭緊皺的眉頭,直到聽見那人安穩的呼吸聲才放心。

 

但他得到的回應是什麼?
有的時候甚至連回應也沒有。

 

就算南優鉉再怎麼厚臉皮,他也是人阿。
會哭會笑會流淚,同時也是會被傷害會絕望的。

 

而這一刻,他想放下這一切了。
放棄吧。

 

也是,既然人家都那麼明顯的推開自己了,又何苦像個傻瓜一樣,死不要臉的巴住金聖圭不放呢?

 

既然聖圭不喜歡,那就放棄吧。

 

或許這樣,才是故事最好的結局吧?

 

 

僵硬的握住手把,推開房間的門。沒有絲毫的熟悉,只有金屬所傳來的冰冷溫度。

 

坐在椅子上看著書的那人,一如往常的,直接忽視了南優鉉。

 

為什麼......明明已經決定要放下一切了,身體還是無法克制的抖了一下。

 

會麻木的。這種心碎的感覺,以後一定會麻木的。
南優鉉不斷的在心中默念著。

 

金聖圭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對勁。
這傢伙今天怎麼沒有喊著「親愛的~我回來了~有沒有想我阿?」然後直接把他給熊抱住?

 

「你...南優鉉你的臉是怎麼回事?受傷了?」聖圭瞪大眼問,手中的書隨意的往桌上一擺。

 

南優鉉沒有回應,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著急的金聖圭,便自顧自的打開了衣櫥,拿著等下洗澡的換洗衣物。

 

「呀!南優鉉,我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在聽阿?」跳下椅子,聖圭抓住了優鉉的手腕,逼他轉過身來面對自己。

 

「放手。」南優鉉就只冷冷回了一句。

 

「什麼?」金聖圭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這小子從來沒有這樣跟他說話過,就算南優鉉的心情再怎麼不好,也絕對不會這樣跟自己講話。

 

又是以沉默做為回應。
南優鉉甩開了聖圭的手。

 

金聖圭錯愕的看著他,想著這小子今天是不是卡到陰之類的。
「心情不好?」聖圭是探性的問,當然,那人還是沒有理他。
「就算心情不好,但你臉上的傷口還是要處理阿,到時候感染了怎麼辦?」他碎念著。

 

優鉉僵硬的轉過身,用著毫無溫度的語調開口。

 

「別假了,你從沒在乎過。」

 

語畢,他拿著自己的衣物走進了浴室。

 

丟下金聖圭杵在原地。

 

------就像金聖圭丟下他一樣。

 

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

想我嗎(#

下禮拜二三就要模擬考了我不要(崩潰臉

但我還是有想到你們來更文喔((飛眼

額哈哈,最近的心情很不穩定ˊˋ

有點虐啦((還敢說

要常常來嘿(?

留下些痕跡在走吧我會很愛你的啾咪(#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吃貨∞爍 的頭像
吃貨∞爍

玩火必自焚.

吃貨∞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