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鮭魚]說愛(3)

 

「別假了,你從沒在乎過。」

 

就像是跳針似的,南優鉉的聲音和他離開的畫面,不斷的在聖圭腦中重複播放。

 

誰按下了REPEAT?
那誰又來幫忙按下暫停?

 

無力的坐在柔軟的床鋪,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。
從來沒有。

 

仔細回想,他們似乎從認識到現在,都沒有吵過架。
這是第一次。

 

聽著浴室裡所船來的水聲,金聖圭不禁好奇,方才南優鉉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對他說出那些話。
絕望?憤怒?心痛?無奈?

 

不知道。
金聖圭只知道,現在的自己也沒有好到哪去。
他找不到任何詞語可以來形容他的心情。
沒有。

 

他不知道到底該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等一下出來的南優鉉。

 

痛恨自己的懦弱,但又選擇逃避的鑽進被窩。

 

再一次的,他又逃避了南優鉉。
也對自己說謊。

 

 

小心翼翼的打開浴室的門,熱氣緩緩的飄出。

 

睡著了?

 

當然南優鉉根本不會猜到,躺在床上的那人其實仍清醒著,只是習慣性的選擇逃避。

 

南優鉉坐在自己的床上。他的床跟金聖圭的,只不過差了一條走道。

 

他把身子面對金聖圭。

 

在自己說出那句傷人的話後,那人錯愕的表情其實南優鉉全看在眼裡。
就像是種無可救藥的習慣,他發現自己竟然心疼起聖圭來了。
為了不讓自己出現動搖,所以才選擇馬上轉身離開吧?

 

「為什麼呢?到底為什麼?」自言自語似的,南優鉉順了順金聖圭的瀏海,心不在焉的說著。
「像你這樣讓我一次次心碎的人,為什麼我卻又不自覺得心疼起你來了呢?」

 

這些話,金聖圭全聽到了。
他想要告訴南優鉉其實自己不是故意的,但他又向膽怯屈服了。

 

南優鉉的手滑過金聖圭的側臉------這張曾經令他瘋狂著迷的臉。

 

但卻從來不屬於他。

 

絕望似的抽回了手,留戀的又望了金聖圭一眼,才關上燈,躺回床上。

 

此時的金聖圭眼角泛了些溫熱的液體。

 

好的,晚安。

 

 

緩緩的睜開雙眼,眼睛足足適應了好一會兒才能從早晨的陽光中調適過來。
吃力的用手撐起自己,金聖圭晃了晃沉重的腦袋。

 

隔壁床的主人早已出門。

 

金聖圭看了看手錶。
嗯?星期日?
今天他們都沒有課。

 

以往的今天,南優鉉總是放任自己睡到自然醒,然後兩人再一起去吃早午餐。

 

那只是曾經。
那個人已經離開了。
而且是自己把他逼走的。

 

甩了甩腦袋,讓自己別再想了。

 

他走下床,看見了桌上放了瓶牛奶和三明治。
------是南優鉉。

 

旁邊還貼了張字條。

 

早餐記得吃
冰箱裡還有柳橙汁和一些麵包
吃不夠就再去拿吧
-南優鉉

 

其實南優鉉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金聖圭。
再他意識到以前,他已經準備好早餐,留下了字條了。
好吧,那就這樣。

 

金聖圭咬著下唇,用著顫抖的手拿起了三明治。

 

這是不是代表......南優鉉並沒有完全放棄自己?

要不然他大可直接出門,何必費心替金聖圭準備早餐?

 

胡亂的撕開包裝,大口大口的將三明治塞進嘴中,像是餓了好幾天那樣。
淚水又不爭氣的滑落。

 

沒有南優鉉的早餐
------好苦澀。

 

金聖圭不想放手,真的不想。

 

那他可以自私的認為,南優鉉還是愛他的嗎?

 

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

嘿嘿我模擬考終於考完了

果然整個悲劇TAT

五科共錯了26題!((亂叫

好了別鬧(?

我發現好少人來留言._.

潛水的孩子們快出來讓我看看你OAQ

還有

B.A.P那裡的人好少.....

大家都不喜歡他們嗎QAQ

原諒我的碎念xD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吃貨∞爍 的頭像
吃貨∞爍

玩火必自焚.

吃貨∞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