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賢才]那個XX(3)

 

鄭大賢戰戰兢兢的接起電話,周圍的空氣似乎冷了一度。

 

「呀?鄭大旋?!你給偶感怪過來......」

 

「......永才?你喝酒了?」鄭大賢幾乎能想像,劉永才頹廢的呈現大字形倒在他家的沙發上,桌上和地上可能隨意的丟著酒瓶的空罐。

 

他每次喝酒都很不得了。

 

「偶才咩~有醉!」劉永才對著電話大吼。

 

「好好,我沒有說你醉了。」大賢安撫的說。「你等等,我馬上去你那兒找你。」

 

「嗯......」

 

隨意的穿上運動外套,一心想的就是要快點到劉永才那裡去。
方容國那個廢渣,最後......還是傷了劉永才的心......
不用劉永才開口,他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。
他不是那種會隨便喝酒的人。
所以說,事情真的很不得了阿......

 

 

「永才?」一進門便看見那人毫無形象的腿大開,癱坐在沙發上,手裡拿著一瓶易開罐的啤酒。

 

「阿?你...你給我過來...」手指了指鄭大賢,又從桌上隨性的抓了瓶尚未開過的啤酒,笨手笨腳的打開,硬塞給鄭大賢。
「陪我喝。」

 

「劉永才...你振作一點好嗎?」

 

「卡卡的咚吱咚吱咚吱咚吱跳針跳針跳針跳針叫我永才。」

 

「......」
「劉永才你醉了......別再喝了。」強勢的拿走劉永才手中的啤酒,永才則露出一附要哭的表情。

 

「為什麼要罵永才?永才沒有做錯事阿......」委屈的嘟起嘴,那雙好看的眼睛,彷彿隨時要落淚似的。

 

「乖,我沒有罵你阿。」坐在劉永才旁邊,安慰的摸了摸他的頭。
這小子怎麼喝個酒就變成孩子了阿?

 

「連賢賢也不要永才了嗎?」眼淚就這麼掉了下來。
劉永才整個人撲在大賢胸前哭。

 

唔,要命。
這小子既然親暱的喊著自己''賢賢'',還倒在自己胸前大哭?
犯規!這根本是誘惑嘛!

 

忍住了自己私人的慾望,安慰的拍了拍那人的背。
「我沒有不要才才阿。你看,我不是就在這兒?」

 

「那永才很討人厭嗎?」劉永才抬起頭,用他那雙水潤的眼睛看著鄭大賢。

 

「怎麼會?我們永才最可愛了。」點了點劉永才的鼻頭,溫柔的說。

 

「那為什麼.......方容國要離開永才?永才沒有坐錯事阿......」

 

那微微鼓起的紅潤雙頰,和因不滿而嘟起的小嘴,空氣中傳來他的陣陣髮香。
為什麼連哭也可以這麼萌?

 

「他傻,他笨,他秀逗阿。」
發自內心的,鄭大賢很佩服自己竟然提到他時,沒有飆出太過火的話,臉上的表情還可以保持微笑。
還不是為了劉永才。

 

劉永才咕噥了幾句鄭大賢聽不懂的話,便自顧自的站了起來,走到冰箱前。
「呀!世界上比你好的男人到處都有!你以為我會稀罕嗎?」
劉永才對著冰箱大吼著。
沒錯,正是冰箱。
他還不忘在冰箱上用力戳上幾下。

 

慘了,這傢伙真的醉慘了。

 

「劉永才那是冰箱不要對著它講話。」
「劉永才那是衣架不要用它來跳鋼管。」
「劉永才那是盆栽不要在那裡上廁所。」
「劉永才那是電視不要在叫它乾杯了。」
「劉永才這裡不是色情場所不要再脫衣服了。」

 

..........

 

那天晚上它真的不曉得自己到底花了多少力氣,才讓那人乖乖上床睡覺。

 

明明就還是個需要別人照顧的孩子嘛。
根本不懂照顧自己。

 

「吶,如果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的話,那我來照顧你好了。」
在劉永才躺在床上熟睡時,大賢坐在一旁的桌子上,專心的看著睡著的人兒,默默的開口。

 

是巧合嗎?
劉永才在大賢說完後笑了一下。

 

「我就當你聽見了,以後就由我來照顧你了。」

 

鄭大賢發誓,在他說完後,他聽見劉永才輕輕「嗯」了一聲。

 

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

中秋節前一發:')

好久沒更了額哈哈(踹

有人在等我嗎?我想是沒有吧ˊˇˋ

這篇賢才拖好久xDD

才才真的敲萌的昂昂昂昂昂昂((花痴中

留個言在走吧:')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吃貨∞爍 的頭像
吃貨∞爍

玩火必自焚.

吃貨∞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