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賢才]那個XX(5)

 

「如果當初我沒有把你推開,會不會陪在你身邊的人,就是我了?」

 

「或許吧?」劉永才乾笑了一聲。

 

明明曾經有過機會的...是自己沒能好好把握......
後悔又有什麼用呢?

 

「那就讓一切重頭吧。」

 

「什麼?」劉永才不解的問。

 

「一切重新來過,我要繼續愛你。」用著無比認真的神情看著劉永才。
「我要努力,再讓你愛上我。」

 

劉永才愣住。

 

「然後,我絕對不會再放你離開我------」
「------永遠。」

 

 

「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嗎...?」劉永才的臉上寫著滿滿的無奈。

 

只見那位忙著把行李搬進來的鄭大賢笑著說:「我要住在這裡。」

 

「......是誰準你住在這裡的?!這是我家唉!」

 

「有什麼關係?」反正結婚後你家就是我家啦。
當然,後面一句,就算鄭大賢再怎麼不要臉,也不敢講出來,只能默默在心裡暗爽。

 

「你總是那麼霸道。」劉永才無奈的說。

 

「房租隨你喊,我還可以包辦我們兩人的生活費。」大賢挑眉,誘惑似的說。

 

「......歡迎回家。」

 

而他也總能準確抓住劉永才的弱點。

 

「這樣才是嘛。」心滿意足的拋出了個微笑,獎賞似的摸摸劉永才的頭。

 

好你個鄭大賢,竟然用錢來跟我談條件!

 

就像齣溫馨的鬧劇般,鄭大賢從此與劉永才同居了下來。
很扯,但很真實。

 

 

算算兩人同居的日子也過了三個多月。
相處上沒有太大的改變,但在兩人心裡,或許都在不知不覺中,對彼此的依賴一點一滴加深著。
甚至起了些化學變化。

 

該怎麼說呢?就是...連內褲也可以互穿的那種?
不......正確來說,是鄭大賢自己從劉永才的衣櫃裡翻來穿的。
根據鄭大賢的證詞,他說那樣可以讓他精神百倍血液暢通提神醒腦百病不侵......
當然被劉永才發現後,就在也沒有這種事發生了。

 

「他媽的鄭大賢!!!你又把我的內褲拿去哪了!!!!!!!!!!!」

 

有好幾次,劉永才差點失手,用內褲勒死鄭大賢。

 

之後他便學乖,懂得在他放內衣褲的那個上鎖。

 

所以說時間真的會沖淡一切阿......
對於當初方容國所帶來的痛,那傷口已經一點一滴的癒合了。
況且身旁還有個總是令他發笑的鄭大賢阿......
想不痊癒也難吧?

 

「終於,」某日鄭大賢這樣說。

 

「什麼?」劉永才皺起眉頭,不懂他笑裡的含意。

 

「你最近很常笑。」鄭大賢的嘴角上揚。

 

「託你的服。」劉永才翻了個白眼。

 

「我說真的,」用手肘抵了抵劉永才的。「笑容比較適合你。」

 

「那就麻煩你了,」

 

「什麼?」

 

「麻煩你繼續這樣逗我笑了。」

 

不過這安穩的日子過得並不久。
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,擾亂了鄭大賢所有思緒。

 

「鐘業?」他接起電話,疑惑的開口。
這小子平常不會沒事打給他阿?

 

「大賢哥嗎?永才哥他...他...他出車禍了......」聲音明顯聽出來剛哭過,說話的口吻也顯示他有多著急。

 

車禍......?

 

大賢足足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。
「哪家醫院......好,我知道了。」
從來沒有這麼緊張過,總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跳出來般。
胸口悶的難受。

 

劉永才你豬阿!是誰準你出車禍的?!
要是你出了什麼事...我怎麼辦阿?
要是失去了你...你叫我怎麼活阿?

 

你最好好好給我活著!我不要你再離開我了。

 

我真的無法忍受再一次失去你的痛......

 

若你死了,那我也不要活了。

 

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:

其實原本想這篇就結束了ˊˇˋ但我會捨不得所以就繼續了(#

哈哈這就叫拖戲嗎哈哈((還敢笑

其實最近我的心情又不是頂好的了......

跟朋友...起了些爭執ˊˇˋ

她說我脾氣真的爛到個極點,很愛鬧彆扭,又常常賭氣......

ㄏㄏ認識我的親都大概知道我真的不常生氣ˊˇˋ只是她講話真的都超不識相ˊˇˋ

其實我人很好的啾咪(唉

記得來留言嘿我會愛死你的 <3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吃貨∞爍 的頭像
吃貨∞爍

玩火必自焚.

吃貨∞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